热线电话:400-073-1528

医院新闻

首页 >> 医院动态 >> 医院新闻

致广大患者的一封信

发布日期: 2012-12-19 08:59:32

致广大患者的一封信

如果您真的需要一种快速有效治愈您创伤的药物那么选择珍石系列药物决对没错主治:各种伤口不愈合、褥疮、糖尿病足、大面积重度烧烫伤等

请认真将信读完 给我一次机会 还您一次奇迹
                    
 华侨烧伤医院 珍石系列药物创始人江惠芬女士撰记
 
   1939年出生在泰国曼谷海风椰影中的江惠芬,在一个世代行医的华侨大家族中成长,对生活与未来有着她自己无数的憧憬,但即便她有天才般的想象力,也不会想到日后会在一片白雪覆盖的冻土上安家,靠在小煤矿上背煤维持生计,生儿育女。

一个人能承受多少苦难
江惠芬
是新中国成立后随父亲从泰国回到中国老家汕头的。在汕头的新家里愉快地生活,父亲制药,她便帮忙掌握火候;父亲看病,她也跟着忙东忙西。她还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度过了新婚的甜蜜时光,丈夫是当时令全社会尊重的地质工作者,是新中国的寻宝人。

但是阴影开始出现,先是丈夫因为出身不好,工作从北京到西安再到长春,
江惠芬夫唱妇随,不得不告别父亲告别汕头熟悉的生活重新适应北方。但当她因为海外关系拖着一儿一女被下放到吉林延吉一个叫老头沟的地方的时候,她真绝望了。她说:“我哪想到天下有这么冷的地方,从长春穿来的衣服就像什么也没穿一样,把我领到一间破房子里,门窗摇摇晃晃,连窗玻璃都没有。”江惠芬不知道在冰天雪地里生活的种种技巧,连东北大嫂包裹孩子的办法也学不会,总怕那样会把孩子闷死,所以她只得在大半年的时间里不带孩子出门。

天气暖和,孩子可以出门了,往往又是被当地的孩子无缘无故地殴打,
江惠芬一遍遍告诉孩子,我们在这儿人地两生,无依无靠,连说话的口音都被人取笑,不能惹事,只能忍耐。
江惠芬当时所生活的老头沟是一个矿区,瘦小的江惠芬靠下煤窑往外背煤在老头沟生存下来,并养育儿女。小儿子快出生时,她仍然在背煤,一个孕妇在煤井出出进进背煤的形象,深深印在了当地人的记忆里。

祖传秘方的力量
虽然江惠芬生长在中医世家,但身怀绝技的老父亲坚持“传男不传女的”家训。看到江惠芬熟练操作制药的各个环节,无师自通地摆弄中药材,老父亲总是遗憾:“你的悟性太好了,要是个男孩就好了。”天生就对父亲的中医药学感兴趣的江惠芬也不说什么,只是紧跟在父亲的身边默默学习,从熬制膏药的火候到父亲望闻问切的细节,点滴记在心头。和父亲分离的时刻,江惠芬提出了要求:“将来没有家人在我的身边,自己的丈夫孩子病了都要花钱请医生,您教我两招吧。”大概考虑女儿要去的地方冰天雪地,女婿又是野外作业,江老先生将家族秘传百年的秘方,传授给了江惠芬。

因为自家孩子额头磕伤,没见求医伤口却很快愈合江惠芬家藏着神药的说法在老头沟传开了。矿区事故多,炸伤的,冻伤的,摔伤的,找上门来要神药的人也越来越多,治好一个,来了3个。老头沟农民李延东被雷管炸伤手指,在医院住院7天后医生建议截肢,李延东不甘心,让妈妈带着上门求江惠芬,江惠芬用自制的药治好了他的伤,保住了他的手。李妈妈过意不去地说:“家里太穷了,我也没钱给你,就把这个儿子给了你吧。”现在每逢年节,李延东还要上门来看望江妈妈。1984年吉林省延吉市龙井县皮革厂托儿所暖气爆炸孩子们被严重烫伤,县长决定请江惠芬来诊治,当地的医院有意见,不让江惠芬进门,江惠芬只好把厂宿舍当病房,在简陋的条件下,使孩子们全部痊愈。1986年老头沟亚麻厂亚麻粉尘爆炸,江惠芬也被请去收治了10名重伤患者,经过两个月的治疗,10名伤者的体貌和身体功能基本恢复正常

采访中我问
江惠芬当年哪个病人没治好,她自信地答:“没有。当时我是一个民间医生,还是一个有海外关系的外来者,我是只能治好不能治坏呀。有一例出了问题,我都不可能平平安安到现在。”但江惠芬的家庭诊所还是曾经被砸被抄。江惠芬在父亲传授的祖传秘方的基础上,结合诊治经验不断改进完善,还是先后救治了4万例患者。她说:“每一个我治好的病人都是我的勇气。”

要让中医药姓“中”
江惠芬
的勇气来自于对家传中医药学的自信,或许一部分也来自于她不通人情世故的单纯。前几年美国一位医生史考德七次到延吉找江惠芬,要出资千万美元买江惠芬的配方,延吉一位领导在一个场合碰到江惠芬当众问她:“干吗不卖呢?全家人一辈子够用了。”江惠芬脱口一句:“卖老祖宗啊!”

江惠芬的运气并不是总这么好,她为此付出过许多代价。除了在老头沟的家庭诊所被砸被抄外,搬到延吉市后开办华侨烧伤门诊,申请国家新药证书,创办延边州华侨烧伤专科医院,每一步都遇到过冷遇、刁难甚至勒索。别人是不符合政策的事情也能办,到她这儿能办的事情也不给办。

那些为难她的人没想到
患者大多都是最普通最贫困的劳动者,又都是马上要投入治疗的急症患者,患者拖欠或交不出医药费的情况经常发生,维持医院的正常运转都要精打细算。而且,江惠芬把几乎全家的积蓄都投入到新药的研究实验上,因为她平生的心愿有二,一是令家传的中药通过国家严格的新药批准,二是建立一所专科医院。1992年到1997年,她及儿子陈彬主持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八五”期间重点科研课题治疗深二度烧伤的研究,报批新药的408例烧伤患者临床试验,都是她全家自筹资金支撑,用江惠芬自己的话说:“我花出去的钱一书包一书包的。”她说:“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两个儿子,为了医院和新药,我把家里的钱都花了。”

2001年5月,经过
江惠芬女士多年的努力研究终于研制成功了珍石系列外用药物并获得国家新药证书对治疗“各种伤口不愈合、褥疮、糖尿病足、大面积烧烫伤创面”有真实神奇的疗效延边州华侨专科医院也已在延吉市中心地段建立起来。现在,她从中医学院毕业的大儿子陈彬任医院院长,小儿子陈志强从澳大利亚留学归来,主持新药的生产。江惠芬心愿得偿。她庆幸自己在磨难中一直遇到爱护她支持她的人们,从老头沟的乡亲到延边州侨办、州侨联、州卫生局、中国侨联,江惠芬在记者采访时开出了一长串“好人”的名单。

其实,我们更应该庆幸江惠芬把祖传秘方留在了这块给她磨难给她幸福的土地上。如今在世界草药市场上,作为中医药发明地的中国,占有率只在5%左右,不及德国、日本、韩国甚至美国。江惠芬的执著及努力不仅赢得了一种新药一个医院,也为中医药姓“中”这项关乎整个民族利益的事业贡献了力量。